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龙的博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王正龙,没有也不愿意加入或归属任何派别,没有任何职称和头衔儿,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希望成为一个在传统文化和传统中医方面有所贡献的一个学者,愿意不断深入地学习、分析和探讨,不愿意讨论、辩论和争论,愿意参观和交游,不愿意参加任何研讨活动,仅此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正龙解宋词《醉花阴》  

2009-11-16 23:2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醉 花 阴

宋 李清照

薄雾浓云愁永昼,

【正龙解】:清晨薄雾弥漫,中午却浓云密布,暗无天日,终日心情压抑。

瑞脑消金兽。

【正龙解】:上等的脑香在金兽香炉中烧尽了,也不能使冰冷的香炉温暖。

佳节又重阳,

【正龙解】:今天又到重阳佳节,是亲人团聚的日子,

玉枕纱橱,

【正龙解】:我枕着洁白的瓷枕,躺在轻纱围幔的床上,

半夜凉初透。

【正龙解】:一直到半夜都因极度思念而难以入睡,我始终想着你我当初共枕同欢的情景。

 

东篱把酒黄昏后,

【正龙解】:想当初,你我悠然面对南山,吟诗饮酒,一直到黄昏后不能清晰看到对方,

有暗香盈袖。

【正龙解】:那时你拉了一下我的衣袖,使我兴奋而又带有一丝羞涩。

莫道不销魂,

【正龙解】:“销魂”二字已经不能表达我当时的感受,(销魂——为情所感,仿佛魂魄离体。秦观《满庭芳》词:“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帘卷西风,

【正龙解】:你把我的两腿像掀帘子一样撩起,你那股猛劲儿像西风一样强劲而又无情,叫你停你都不停,……

人比黄花瘦。

【正龙解】:啊!最后使我的身心像盛开怒放的菊花,纤细的花瓣没有一片能够含蓄,全都摊开,无力环抱了。(一般的花在含苞待放时个头是小的,开放后因花瓣有褶皱而变肥;而只有黄花含苞时个头肥,开放后花瓣纤细并下垂而显得瘦。最后三句是妻子赞美丈夫英俊刚猛的绝佳词句。李清照的丈夫赵明诚曾依此填写了三十多篇,并将此篇掺杂其中,请同学评赏。同学最后将此篇挑出,认为此三句写得最为绝妙,这应该是男人的共同感受吧!)

 

【正龙按】:正龙解宋词,千年无此说。随你信不信,结婚后再说!

 

附录:

《醉花阴》的一般性解释:

醉花阴

宋 李清照《醉花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橱,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本词中千古流传的佳句就是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译 文:

  薄雾弥漫,云层浓密,烦恼白天太长,香料在金兽香炉中烧尽了。又到重阳佳节,洁白的瓷枕,轻薄的床纱中,半夜的凉气刚刚浸透。

  在东篱饮酒直到黄昏以后,淡淡的黄菊清香飘满双袖。别说不忧愁,西风卷起珠帘,闺中少妇比黄花更加消瘦。

  注释:

  永昼:漫长的白天。

  瑞脑:一种香料,俗称冰片。

  金兽:兽形的铜香炉。

  纱橱:纱帐。

  东篱:泛指采菊之地,取自陶渊明《饮酒》诗:采菊东篱下

  暗香:这里指菊花的幽香。古诗《庭中有奇树》: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这里用其意。

  销魂:形容极度忧愁、悲伤。

 

作者简介
  李清照,女词人,号易安居士,南宋婉约派代表作家。早年生活优裕,晚年遭际坎坷,故其词从创作风格上看明显分为前后两期。前期多描写青少年时期生活,表现出她对大自然的喜爱或对爱情的追求和纯真;后期则主要描写个人遭遇,抒发故国之思,渗透着强烈的爱国主义情怀。其词善用白描手法刻画人物形象。描绘细腻心情,语言风格明快自然,朴素清新流转如珠,充分体现词应协音律别是一家的创新主张。

写作背景
   这首词是李清照前期的怀人之作。李清照婚后不久,丈夫赵明诚便负笈远游,深闺寂寞,她深深思念着远行的丈夫。这年,时届重九,人逢佳节倍思亲,便写了这首词寄给赵明诚。

  作品赏析
  首二句就白昼来写:薄雾浓云愁永昼。薄雾浓云不仅布满整个天宇,更罩满词人心头。瑞脑销金兽,写出了时间的漫长无聊,同时又烘托出环境的凄寂。次三句从夜间着笔,佳节又重阳点明时令,也暗示心绪不好、心事重重的原因。每逢佳节倍思亲。佳节时本应该夫妻团圆、共同饮酒赏菊,而如今只有自己,所以,才会玉枕纱厨,夜半凉初透的。这种凉,既是身体之凉,更是心里之凄凉,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玉枕纱厨这样一些具有特征性的事物与词人特殊的感受中写出了透人肌肤的秋寒,暗示词中女主人公的心境。)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这三句写出了词人在重阳佳节孤眠独寝、夜半相思的凄苦之情。玉枕,瓷枕。纱厨,即碧纱厨,以木架罩以绿色轻纱,内可置榻,用以避蚊。常言道:每逢佳节倍思亲,今日里佳节又重阳,词人又怎能不更加思念远方的丈夫呢?一个字,便充满了寂寞、怨恨、愁苦之感,更何况,玉枕、纱厨往昔是与丈夫与共的,可如今自己却孤眠独寝,触景生情,自然是柔肠寸断心欲碎了。显然,这里的不只是肌肤所感之凉意,更是心灵所感之凄凉。 而贯穿永昼一夜的则是二字。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这两句写出了词人在重阳节傍晚于东篱下菊圃前把酒独酌的情景,衬托出词人无语独酌的离愁别绪。东篱,是菊圃的代称,化用了陶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暗香,菊花的幽香。盈袖,因饮酒时衣袖挥动,带来的香气充盈衣袖。重阳佳节,把酒赏菊,本来极富情趣,然而丈夫远游,词人孤寂冷清,离愁别恨涌上心头,即便借酒销愁,亦是愁更愁了。又哪有心情欣赏这暗香浮动的菊花呢?深秋的节候、物态、人情,已宛然在目。这是构成下片人比黄花瘦的原因。下片则倒叙黄昏时独自饮酒的凄若。古人在旧历九月九日这天,有赏菊饮酒的风习。唐诗人孟浩然《过故人庄》中就有待到重阳日,还来就菊花之句。宋时,此风不衰。所以重九这天,词人照样要东篱把酒直饮到黄昏后,菊花的幽香盛满了衣袖。然而她,却不禁触景生情,菊花再美再香,也无法送给远方的亲人,这两句写的是佳节依旧,赏菊依旧,但人的情状却有所不同了:末尾三句设想奇妙,比喻精彩,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上下对比,大有物是人非,今昔异趣之感。匆匆离开东篱,回到闺房,瑟瑟西风把帘子掀起,人感到一阵寒意,联想到把酒相对的菊花,顿感人生不如菊花之意,于是,末句人比黄花瘦,更成为千古绝唱。这三句,共同创造出一个凄清寂寥的深秋怀人的境界。“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这三句直抒胸臆,写出了抒情主人公憔悴的面容和愁苦的神情。销魂极喻相思愁绝之情。帘卷西风西风卷帘,暗含凄冷之意。这三句工稳精当,是作者艺术匠心之所在。先以销魂点神伤,再以西风点凄景,最后落笔结出一个字。在这里,词人巧妙地将思妇与菊花相比,展现出两个迭印的镜头:一边是萧瑟的秋风摇撼着羸弱的瘦菊,一边是思妇布满愁云的憔悴面容,情景交融,创设出了一种凄苦绝伦的境界。

  全词开篇点,结句言的原因,的结果。贯穿全词的愁绪因而得到了最集中最形象的体现。可以说,全篇画龙,结句点睛,画得巧,点得妙,巧妙结合,相映成辉,创设出了情深深,愁浓浓的情境。在这首词里,虽然写的是思亲,但是却没有出现思亲或相思之苦的语句,而是用了叙事的方式,表达出深深的思亲的愁苦。显的很沉重高雅。古诗词中以花喻人瘦的作品屡见不鲜。如人与绿杨俱瘦(宋无名氏《如梦令》),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宋程垓《摊破江城子》),天还知道,和天也瘦。秦观《水龙吟》)等等。但比较起来却均未及李清照本篇写得这样成功。原因是,这首词的比喻与全词的整体形象结合得十分紧密,比喻巧妙,极切合女词人的身份和情致,读之亲切。词的意境通过描述了重阳佳节作者把酒赏菊的情景,烘托了一种凄凉寂寥的氛围,表达了作者思念丈夫的寂寞与孤寂的心情。

  评论这张
 
阅读(122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