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龙的博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王正龙,没有也不愿意加入或归属任何派别,没有任何职称和头衔儿,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希望成为一个在传统文化和传统中医方面有所贡献的一个学者,愿意不断深入地学习、分析和探讨,不愿意讨论、辩论和争论,愿意参观和交游,不愿意参加任何研讨活动,仅此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谦卦修改稿  

2009-03-30 23:55: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表示被删除的部分表示增加的部分

学生把我的讲话转输成文字,我对讲稿进行再修改,使读者知道说话与写文章的区别。

 

什么是“谦”

 

那么什么是真正的“谦”呢?很多人往往错误地理解了“谦”,认为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得到别人的肯定,赶紧说“不,不,我做得还很不好”,以为这是“谦”。其实不是这样。什么叫“谦”呢,概括说就是实事求是。我们来看《周易》中“谦”卦是怎么说的。

“谦”卦,艮下坤上。艮为山,坤为地,山应该在地的上面,而甘居下位,这叫谦。

“谦”卦的前一卦,叫“大有”卦――大大的有。有大者,不可以盈,不可以满,不可以溢出来,故受之以谦,用谦来抑制它。避免衰乱的办法,就是经常保持谦。什么是谦呢?程颐说:“有其德而不居,谓之谦。”我有这种品德,这种德行,而不说我有,不居功自傲,不占这个位置,谁爱占谁占。不居是什么呢?不到时候,我不占不用,这是谦。山是高大的,地是卑下的,高大的东西,居于卑下的东西下面。

  卦辞,谦:亨,君子有终。

你能做到谦,就能够亨通。元亨利贞,就是春夏秋冬,就是生发生长、收敛收藏。“亨”,就是生长,还没有结果,开花以后,长的枝杈都很好,根也很深,这种叫“亨”。但是只有君子,才能有始有终。小人,则有始无终,开始谦虚,后来一看达不到目的,他就傲慢,怨恨。只有君子才能够有终,小人则不然,勉强谦于一时,而不能有终。君子为什么能够有终呢,程颐说:“君子,达理,故乐天而不竞

咱们这个社会现在一味地讲究竞争,很不好。“达理”就是道理很通达。如何道理能通达呢?知识很丰富,事物的道理看得很清楚,知道它的变化规律,知道必然会怎么样,叫“达理”。所以“乐天而不竞”,“乐天”就是顺着天的规律去做,而不与人、不与天去竞争。“内充,故退让而不矜”,内里知识水平很多,元气很足,故“退让而不矜”,不会骄傲。元气越足,这个人越安稳,内向。元气越不足,虚火越旺,这个人越显得外向,刚强鲁莽。知识越多的人越不会跟知识少的人计较,“人不知而不愠”。越是精神贫乏的人,越较劲,越是知识充实的人,越谦巽,巽风的巽。巽为风,风按中医来讲,就东方,能够收敛缓慢生发,叫风。这个谦巽不是谦虚,也不是逊色的不如的意思

  《彖》曰:“《谦》,“亨”,天道下济而光明,地道卑而上行。”

天道,天在上面,它的功能却往下走。就这个火到了锅的底下了,它不在锅的上面,使整个炉灶发挥作用,。地道虽然地位低下很卑微却有锅和水,的功能发出光明或者能烧开,蒸汽才能往上走而化为云雨,地的功能才能发挥出来。这是自然界的必然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天道亏盈而益谦”人体的天道如果因为妄想和烦恼盈的话,它就必定会导致亏,就是说:地、人、鬼神,都是喜欢谦,而讨厌骄傲自满或者贪得无厌过分即使过分了,也让人难受,关心过分了,也是麻烦,也会产生烦恼。不需要的事物多了(招损,容器中的水多了过分了必然流淌出来同时也不便于运输,只有谦才能受益,才能考虑到使用问题。谦是保持住它当时的状态,是多少就是多少,不要张扬。水还没满的时候就是这样,你别搅和它,别晃动它,否则一搅和,水就流出去了,容器也会倒。所以说,天道,因为盈,就会变得亏,它更喜欢谦,因为人体的中枢神经是实事求是的,比如你的消化功能不好,不可能因为你吃的食物很好而不会拉稀

“地道变盈而流谦”容器的状态不能随心所欲地变化,随意地不必要地搬动或搅动地的功能变多了,就会使正常的功能和状态产生变化,不该流出来的就要流淌出来就会有损失,如果此时容器不动了,水就会高低流平,恢复原貌。如果当时就能停止错误的举动,恢复并水往低处流,低处走,才能抹平了。往低处走,保持当下应有的状态就是谦。不能过分,保持你的身份就行。如《弟子规》所说:“衣贵洁,不贵华,上循分,下称家。”

“鬼神害盈而福谦”,天地能创造万物的功能,就叫鬼神,鬼斧神工,实际指人的正常的生理功能人的妄想和烦恼会使人的脏腑和经脉功能变得不安和躁动,它们也是不愿意出现这种盈,因为盈就会产生灾害,导致不易治疗的疾病。只有依照人体的生理规律进行养生,这种谦才能使人体获得盈就会有害,就会有祸。如果谦的话,保持这种水准,不过分,实事求是,才能有这种《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就是说:人的生理功能不会因为富贵而变得强于常人,也不会因为贫穷卑贱而变得微不足道,更不会因为武力震慑而使屈服软弱。

“人道恶盈而好谦”,人道,人世间的事情,主要是指人际关系和社会关系,还有人的生理功能,也是讨厌贪婪、虚伪和过分,而都是喜好谦,心里喜好平和、安稳,身体喜欢舒服,不喜欢难受,不喜欢憋胀和空虚。要知道,暂时的舒服和长期的痛苦是令人厌恶的。

“谦,尊而光,卑而不可逾,君子之终”

的功能虽然是向下甚至更向下的,却是很尊贵,而且能够使地的作用发扬广大,不谦,比如虚伪的东西,虽然有时显得很尊贵,但是不能够发扬光大,使百姓长期受用,时髦的东西一会就过去了,没人能记住它。只有经典的才尊贵能光大流传,让人都知道。卑,虽然地位和作用容易被人忽视卑微,很多人却不能够瞧不起它,想僭越它,或者高于它,却躲不去。比如人的脚,想不要它,不给它穿鞋,甚至还要损毁它,是不可能的。只有这么实事求是,能够长期平稳发展,才能称之为发扬广大,只有君子才能做到这样。“君子之终”,只有君子才能从开始就一步一个脚印地达到终点,小人达不到。

《象》曰:“地中有山,谦。君子以裒póu多益寡,称物平施。

地的中间有山就是谦,山可以把地面坑凹的部分填平,以使地面平整。君子就是把多的给它取出来,补给少的,比如总是让自己的知识平衡,就是用大量的已有的知识去填补、联想和启发未知的知识领域,而不能只是一种领域的知识特别的多,那样不过只是一个专家,一定要讲究综合联想的能力。元气也是这样经脉要保持疏通状态,脏腑的升降功能才能平衡,东方和西方都要平,不能东方而阴西方少,那就阴阳不平衡,知识也是这样,要综合,不能只会一样。称物平施,称,就像天平一样,称东西,一定要平,这样说,一方面,损有余,而补不足。一方面又是远近亲疏,大小长短,各当其分,这就叫中庸。做什么事情,把你我关系考虑好,然后你我在社会上的关系确定好,那么我们这么做,对于现在怎么样,对于将来怎么样,集体与个人,局部与全局都要考虑周到。考虑周到了,再做事情,就恰如其分,这就叫中庸。孔子说,一个人可以不要地位金钱,或者别人拿把剑,拿杆枪,对着我,我不害怕,这都可以做到,但中庸不可能做到,能够把事情考虑那么周到,那么全面,是不可能的。面对一件事情,偏激是容易做到的,考虑周到是不容易的,谦是不容易做到的。谦是什么意思呢?是能够称物平施,裒多益寡,损有余,而益不足,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一般人做的事,要么不足,要么过火。所以孔子说:“天下国家可均也,爵禄可辞也,白刃可蹈也,中庸不可能也”。

  谦已经说了概念和原则意思,现在说爻。刚才是静态的意思,现在说动态的谦。

  初六:谦谦君子,用涉大川,吉。

初六是最底下的一爻,君子谦而又谦,就是我做事平和又平和,千万不要过分,不要努力,过分使用自己的力量就是努力,我是什么就是什么,我能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叫谦谦君子。不是嘴上说我谦虚、我什么都不会,不是那个意思。“用涉大川”,我一点点积累的知识,积累得很切实、很牢固、很全面、很彻底,能够初步格物”,也就是能够较清晰的看透世间万物的本质,由此将纷杂的事物在自己头脑中进行分门别类。只有事物的基本概念完全清楚了,它的性质、特点的准确概念是什么完全清楚了,才能据此去格物。性质特点不清楚,怎么能够正确地按照性质去分类呢?最基本的东西,我都做好了,可以用于将来,就像去过大河。如果我的船做得小,或者用的是糟木头、有漏的地方,船即使大,也过不了大河,或者我这船就做不大,经不住浪,都不行,必须踏踏实实地做每一件最基础的工作,决不能抛弃脚去走路,基础工作和基本概念是“尊而光,卑而不可逾”的谦谦君子,就是学习学习再学习,认真认真再认真。毛主席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对于每一件细微的却必不可少的工作认真了,才能把事物的内在性质了解得更清楚,只有这样,将来才能格物”,才能正确完美地解决实际工作中的问题。要不然,学得越多,反而脑子越来越乱,越来越大,条目分不清。应该越学条理越清,思路越清,把多余不正确的全都去掉了才行。条理不清,优柔寡断,就会像电脑,只会储存和复制却不会运算,越存越多,占用内存空间越多,必定会爆炸死机的。备而不用,备而可以用,现在不用,将来可以用。但所准备的一定都是完备的。

《象》曰:“谦谦君子,卑而自牧也。”

自己的地位放得很低,因为还没到干事的时候。那该干什么啊?“自牧也”,自己放牧,自己修养自己,好好吃草,让自己身体长得很好,知识积累很充分、很扎实,称“自牧也”。自我修养,决不张扬,而且在一定时期内还要坚持不懈。

 

  六二:鸣谦,贞吉。

“鸣谦”,“鸣”就是表达感情、意见、主张的意思。“就是学了一点知识了,到了初中、高中,稍微地联想一下,我学的知识是否扎实,小试锋芒就可以知道了。“贞吉”,这种情况,“元亨利贞”,“贞”就是收藏的意思,已经收藏的基础比较扎实。“贞吉”,就是基础很扎实,不会犯什么错误,不会全损失掉。“鸣谦”就是做一点表现在外的,我自己试一试。

《象》曰:“鸣谦,贞吉,中心得也。

“中心得也”,就是得中心也。我知道我自己怎么回事,知道自己比别人强在哪里,别人一做不行,我自己稍微试一下,知道自己半斤八两了。起码,这时学习成绩有了,平时看他,蔫不出溜不露痕迹,一考试挺牛的,让大家初步知道他,自己自然出来的的,不是自己刻意张扬出的,一做事,自然显出来,就像丑小鸭和鸭子的区别,丑小鸭长大了就自然的显出天鹅的样子来。

 

  九三:劳谦君子,有终,吉。

谦卦里只有这一个是阳爻,它是表现去动,去做,有什么事情,谁都不能做,那我来试试吧。他自然出来做,一做呢,确实不同凡响,却“劳谦”,有了大功劳,又能够谦卑自处,不自鸣得意、得意洋洋。“劳谦”的“劳”是烦劳的意思,也就是客气的意思。所以说:“劳而不乏,有功而不德,厚之至也。”我有成绩功劳了,我不乱说。比如在学校门口,“妈妈,我今天考了100分。”“别嚷嚷,回家说去”这就叫劳谦。虽然考100分,但是别嚷嚷,如果当众一说“哎呀,我孩子真好”,嚷嚷时被别的成绩差的孩子听到了,嫉妒你,暗中会害你一下。不要引起别人嫉妒,就是这个意思,我虽然考100分,但是这是自然的,不要掺杂别的乱七八糟的事情,张扬显示就是“盈”

《象》曰:“劳谦君子”,万民服也

就这么做了,平时不露痕迹的,有了成绩还不张扬;我们都不会,就他做了,这人还真不错,“万民服也”,大家都服。

 

  六四:无不利,撝(huī)谦。

这时候,你已经做了,已经显出来了,大家知道了,你可以再发挥一下。发挥这个谦,这是什么意思呢?

《象》曰:“无不利,挥谦,不违则也。

我干的事,不过分,不违背法则,我就是按这个规律做的,并不是我灵光一现,空穴来风,是我认真学来的。有什么成绩后,都是领导的关怀,还有其他同志的帮助,我一个人是做不到的,“不违则也”。就算是我一个人的功劳,那也学了前人的经验,我应该感谢前人。我能够站得很高,是因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你这个成绩,确实是在同事的合作或前人的经验积累帮助下,才有的,这是实事求是,不违则也。

 

  六五:不富以其邻,利用侵伐,无不利。

不富的“富”,富有,富余的意思。阳是实在的,阴是虚的,不富就是我还不是这个领导,但是我已经有了领导的本事,是领导,应该是阳爻。以其邻,就是能够左右管理统摄住其他的人,他们能够拥护我,信赖我。很多人就是很有本事,大家都服,前面已经万民服了嘛,这时候不但同时大多数人已经更加信赖你,那么利用侵伐无不利,有不拥护我的,我可以利用自己的名望和本事来管理,在大多数人都拥护的情况下,管理小人,他就不敢说什么,自然慢慢也就服从了。就像电视剧《大宅门》里,二奶奶当家以后,那个好吃懒做的老三不服,到最后呢,由二奶奶经营的百草厅大家都挣钱了,分成的时候10里面3家分,老三3成,他不服:“凭什么?”二奶奶对老三说:“老大那边4成,(因为老大被抓起来)。”话还没说完,老三就认为老大4成,老二4成,自己只能拿到23成呢,他不服:“凭什么?”二奶奶却说:“你我都是3成。”一听是这样,老三就服了,他本来以为是老大4成,老二4成,自己2成呢,结果,本来老二家功劳最大,分成却和自家一样,心里就很服她了。

《象》曰:“利用侵伐,征不服也。

利用我已经获得的名望、能力,甚至军队,去征伐不服也。你不服,我逼迫你服,因为我有能力让你服,这是实实在在的本事,钱财、军队方面的实力都有。

 

  上六:鸣谦,利用行师,征邑国。

鸣谦,前面的鸣谦,让大家知道有本事,我不仅有本事,还万民服,大家都归顺我拥护我。这时的鸣谦是什么呢?是可以“利用行师,征邑国。”前面“征不服”,你不服,让你服了。但是,我现在“征邑国”,就是把失去的土地,我都要征回来。过去按照人事来说,你不服,对我不好,我让你好,然后你对我好,信赖我了,你以前霸占我的东西,你自然该还给我了吧,不还我,那派几个人过去跟你打个招呼或去治你。我现在就是有能力,自然把自己应该有的地盘都争回来,原来是民心,现在是地盘,民心有点虚,地盘是很实在的。有了地盘,害怕百姓不归顺吗?对于人来说,原来是经脉通了,病痛暂时消除了,现在是元气足了,不光经脉通,而且元气还足,实的经脉就可以把虚的补足了,把病根都消除了,原来肉少,长足了,长结实了。

《象》曰:鸣谦,志未得也。可用行师,征邑国也。

“志未得”,就是经费足了,要投资的那件事还没做,那我现在可以投资,去把它做好,可以办厂子了。原来就是做个小本买卖,慢慢来,因为我你看这人挺会经商,现在我资金大了,可以去办工厂了。原来是小买卖,人家都夸我,现在,你别夸我了,你就跟着我干吧。从前原来是得中心,鸣谦,中心得也,现在是征邑国,不是中心了,是外面都得到了,这就是谦的最终目的,达到了。   

你是什么地位,你就实事求是的做,不要过分夸大,也不要过度谦卑。中等了,我就这样,高了,我该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高了,我有军队了,我还让出兵权,我不干这事。有军队,就要把失去的国土夺回来,征伐回来,这就叫谦。实事求是,现在你是小兵,你就当好小兵,你不要自己当排长连长当了排长了,大家服你,逐渐当了连长了,大家服你,逐渐当了司令,更服你。而且,我还得管你不服的,不服的征伐完了,地盘我还得拿回来,这才叫真正的谦。就是实事求是,做一个纯粹的人。什么叫纯粹呢?我是什么人,就做什么事,不会越俎代庖,看书的时候绝对不要听音乐,不分散注意力;吃饭的时候不说话,不生烦恼;今天的事不拖到明天,免生祸端,在饭馆吃剩下的菜绝不带回家,免得影响起居。能干的我不干,能干的自然就干,不能干的不干。能干的大家不能干,我就去试试,却不自鸣得意,不能说大家都不干,我会也不去干,对人民有益的事,我会也不干,这就不好了。

 

还有,“谦虚的“字,往往也不好,谦虚就孝顺似的,孝就是孝,你不能说顺就是孝,家长让你偷东西,你也顺着去偷吗?孝就是孝,它有它的原则,不违则也。那么谦就是谦,可以是巽,但不能是虚,虚就是虚伪,我会的东西我楞说不会,那也不行的。我说话,我教育你们,你们认真听,接受了,慢慢再去对比,这样是很平和的。但是你不能顶着我,不能总结我,又不能不听我的,这些都不叫谦,谦就是:我说,你认真听。恰如其分,实事求是,称物平施。我说什么,你自己慢慢斟酌,在记住的前提下一点点接受,或者说,你现在是学生,你就好好做你的学生,别想着:“你算老几?你凭什么教育我?”不要有这种想法,或者说,“他在这里说,其实我都知道。”这些心理也不要有,你即使知道,你现在是学生,你就要听。

虽然不是虚,但是虚也对虚是什么呢?把自己的杂念虚掉,把自己的成见虚掉,虚掉自己不切合实际的东西。是正确的,我有这个能力了,我就去做,还要“征不服”、“征邑国”。你不能说征伐就是鲁莽,就是强悍,它也是谦,他有能力做的事,不做,那叫虚伪,没能力做,硬去做,那叫亢龙有悔

总之,谦就是实事求是,脚踏实地,一板一眼,认认真真。过高过低,都不叫谦。我现在什么身份就干什么事,有能力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不能有能力不干,没能力楞干,现在人认为谦是有能力却不去做,还要往后退,这都不叫谦。做个纯粹的人,什么身份做什么事,比如你去单位了,单位委认你职务,你第一件事就是问领导,我这个职务的权限职责义务是什么。他告诉你了,当经理吧,到时,你什么都管或者什么都不管,都是不行的,你一定要把你的权限职责弄清楚,咱们就在权限范围内做,这样才叫谦。该做的不做,不叫谦,不该做的做了,更不叫谦。学知识,也是如此,我学了这个知识,一定要弄清楚当下所学的再学别的,这样将来才能格物。格物就是我现在“用涉大川”,将来才能“征邑国”,才能真正解决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75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