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龙的博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王正龙,没有也不愿意加入或归属任何派别,没有任何职称和头衔儿,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希望成为一个在传统文化和传统中医方面有所贡献的一个学者,愿意不断深入地学习、分析和探讨,不愿意讨论、辩论和争论,愿意参观和交游,不愿意参加任何研讨活动,仅此而已。

孔子为什么杀少正卯   

2009-04-19 21:5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正龙

当年鲁定公在鲁国的权势并不很强,因为权力都掌握在各大夫手里,而个大夫的权利却都跑到家臣的手里去了。那时候,诸侯和大夫只是政治上的贵族,家臣们倒很实际地做了地主。当时的三家大夫就知道拼命地扩充自己的势力,不受国君管。可是他们三家的家臣也一样地都扩充自己的势力,也照样不受大夫管。这三个家臣都各自把自己大夫的城墙修的有高有厚实,跟鲁国的国都曲阜的城墙一样。因此,当时任大司寇的孔子主张把大夫的城墙拆矮了。

三家大夫都赞成孔子的主张,于是通知三个家臣赶紧把城墙矮下三尺去。那三个家臣没想到会出这个事,一时没了主意,答应也不好,不答应也不好。此时便想起当时鲁国有名的少正卯,请他出主意。少正卯一向就反对孔子,便说:“为了保卫国家才把城墙砌得又高又结实。要是怕掌管这城的臣下造反就把城墙改矮,那倒不如把城墙都拆去不是更干脆吗?可有一样,赶上别国打过来,这儿一点挡头都没有,那又怎么办呐?那位孔先生是打算把国君的势力把持到他手里去,才出了这个主意,去拆散家臣们的势力。再说,有这些家臣们牵制着大夫,大夫才不敢过分地难为国君。要是把家臣的势力拆散了,那不是给大夫增加了势力吗?大夫的势力一大,国君的势力就更小,君位就更不牢靠了。为了保卫国家,城墙应该往高里长,不应当改矮,孔先生这种办法恐怕不太合适吧。”

三家的家臣本来恨不得把自己的地盘儿能巩固起来,如今听了少正卯的这套话,大伙就把主人的命令扔到脖子后头去了。三家大夫一见家臣们还没把城墙改矮,就带着士兵来攻打,于是国家内部就发生了一场战争。后来,费城和郈城的城墙都拆去了三尺,只有成城的城墙还没有拆。守卫成城的家臣叫公敛阳,就又找到少正卯想法子。少正卯说:“费城和郈城是因为守城的家臣叛乱过,才把城墙改矮了。您要是也把城墙改矮了,不就等于自己承认跟他们一起背叛主人了吗?再说,成城是鲁国北面顶要紧的一座城。要是城墙不高、不结实,万一齐国打过来,那可就守不住了!”公敛阳就回复自己的大夫说:“我把守成城,不光是为了大夫您一家,也是为了整个鲁国!万一齐国打过来,城墙改矮了,怎么守呐!我为了鲁国的安全,宁可把自己的命扔了,也不能听别人的话去拆一块砖!”

孔子听到这些话,就对大夫说:“这话准是别人告诉他这么说的。”于是孔子就叫费城和郈城的两位大夫把这件事告诉鲁定公,请鲁定公召集大臣们商量一下,这城墙到底应该拆还是不应该拆。鲁定公就召集了大臣们商量这件事,叫孔子判断。大伙一研究,有的主张应该拆,有的主张不应该拆,各有各的理由。少正卯一向是反对孔子的,这会儿反倒顺着孔子的心意,说:“我赞成孔司寇的主张,应该把城墙矮下三尺去。因为这么一来,至少有六种好处:第一,尊重了国君;第二,巩固了国都的形式;第三,可以减少私人的势力;第四,让那些反叛的家臣没有依靠;第五,能叫三家大夫心平气和;第六,能叫各国诸侯也照样做。”孔子看出了少正卯的奸诈,在他的花言巧语后面藏着坏主意,当时就站起来驳他,说:“这太不像话了!三家大夫都是鲁国的左右手,难道他们是培养私人势力的吗?公敛阳忠心为国,他难道是反叛的家臣吗?少正卯明明是挑拨是非,叫君臣上下彼此猜疑怨恨。这种挑拨是非、扰乱国家大事的人应该判死罪!”大臣们觉得孔子这么说,由点偏差,全都给少正卯直解说。有人竟说:“少正卯是鲁国有名的人,就算他说错了话,也不至于就有死罪。”孔子说:“你们哪里知道少正卯的奸诈?他的话,听者好像挺有理,其实都是些个坏主意。他的举动,看着好像叫人挺佩服,其实都是假装出来的。像他这种心术不正,假充好人的小人,顶能够颠倒是非地诱惑人,非把他杀了不可。”孔子终于下令把少正卯杀了。

 

【正龙按】:

孔子说:“巧言令色,鲜矣仁(《论语》1.3)。”

由于精神文明工作还没有很好地兴办起来,现代社会只是注重发展经济和科技,致使百姓都注重理论而轻视实践,青少年以能言善辩为能事,以掌握华而不实的“高科技”为荣耀,对基础知识和工作不屑一顾,与少正卯的言行是何等的相似!影视文艺界也借惩恶扬善为名大肆宣扬这种劣习。

比如:刻意表现刘罗锅、纪晓岚、和绅等擅长权变、狡辩之人之事。社会风气于是因此而浮躁,人的品行因此而恶劣,精神因此而空虚。社会上的这些丑恶现象不能消除,并非领导阶层不下决心治理,而是像那些大臣们一样未能认清“少正卯”的实质,只有真正认识并能够抓住精神文明工作和素质教育的关键,工作时才能像孔子一样对邪恶势力毫不手软!

必须造成“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态势,丑恶现象岂能久存?!如果对老鼠依旧怀有怜悯之心、妇人之仁,甚至与老鼠共同分脏,用“相对论”对邪恶风气进行诠释,社会秩序将无法正常维持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10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