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龙的博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王正龙,没有也不愿意加入或归属任何派别,没有任何职称和头衔儿,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希望成为一个在传统文化和传统中医方面有所贡献的一个学者,愿意不断深入地学习、分析和探讨,不愿意讨论、辩论和争论,愿意参观和交游,不愿意参加任何研讨活动,仅此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以前也在思考,而且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2009-04-26 00:2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似乎不全是学生的错。

在全国的超一流大学中,被奉为智商最高的一群人不是同一代,但是精神本质上却具有继承性和连贯性,却引领出如此两场以无聊为主题的文化事件,令人匪夷所思。

 

 清华学子有知识没文化

安晓红

“他们只是会考试的文盲,几乎什么都不会动手;不但对知识不感兴趣,对文化也十分陌生。他们具有全世界中产阶级斤斤计较的特性,却又不肯好好学习。精英似的我慢轻狂,往往混合着更多瓦解的道德观。到处都是无神、无政府、无信仰的无头苍蝇。”你不一定想得到,如此不堪的印象,竟是来自不少学子梦中的圣殿——清华大学。发表这些言论的人,是清华大学引进的百人海外专家之一的程曜教授,文章的标题干脆就是《救救清华大学的这些孩子吧》。

用语如此激烈,相信会出乎很多人的预料。不过,细想一下近些年听说的种种“清华故事”,感觉如此描述并非有多么离谱。程教授虽或许用语过激,但不过是恨铁不成钢的痛心疾首。

程曜教授认为:“优秀的学生可以先知先觉,在这个大变化的时代领先群伦。改变社会现状。”诚哉斯言虽然不能说“精英创造历史”,然而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优秀学生,是时代青年中的佼佼者,“先知先觉、领先群伦”确也是历史赋予的使命。但睽诸现状,却又不得不承认:悲哉斯言——感受一下近些年来的文化风向,清华大学等一些名校的学生,有时固然也是“领先群伦”的。然而,其所“领”向的所在,却往往令人啼笑皆非,大失所望,与其“时代精英”的社会期望角色水准严重疏离。

近10年来,这些精英们似乎总是在扮演一种“价值消解者”的角色——我并不反对对原有的价值进行消解,对当前的现实进行批判;然而他们的“消解”,却只是单纯地解构或颠覆并不是建立在批判基础上的革命;其“消解”只是玉石俱焚式的破坏或清除,只寻求破坏过程的恶作剧式的快感,而无任何重建的责任心。典型例证,就是“大话西游文化”在清华大学的滥觞,以及“芙蓉姐姐”被清华学生的捧红。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被评为“十大最差引进片”的《大话西游》系列电影,在清华、北大、人大等大学学生的追捧下,竟然非常意外地成为大陆校园的时尚。那场追捧就肇始于清华。从那时开始,长达数年的时间,大陆年轻人当中竟然刮起了一股敢于消解、嘲弄一切崇高、一切美好的“无厘头”风,很多年轻人由此而变得精神麻木、处世漠然、言行怪诞。这股风潮刚刚消停没有多久,清华的学生们又为世人奉上了一出内涵更为稀薄的文化闹剧:“芙蓉姐姐”事件。

无论絮絮叨叨的“大话文化”,还是顾影自怜的“芙蓉姐姐”,其主旨和动因都可一言以蔽之:无聊。

无论人们“微言大义”地从中发掘出了多少社会心理背景,读出了多少文化内涵,从根本上说,最概括、最简洁也最清晰的总结,仍是“无聊”。不带任何偏见地仔细解读两起事件,这是不得不承认的落脚点。

在全国的超一流大学中,被奉为智商最高的一群人不是同一代,但是精神本质上却具有继承性和连贯性,却引领出如此两场以无聊为主题的文化事件,令人匪夷所思。想到这些,再看程曜教授的评价:“对文化也十分陌生……我慢轻狂,往往混合着更多瓦解的道德观。”如此评价,真是再贴切不过。这种状况足以证明,在那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成为“有知识、没文化”的“精神沙化”者。

发生于清华大学的一些小事件,亦颇可作为如此判断的佐证,比如前些时候宋楚瑜来访,清华校长及教授的出丑事件,正如有论者所说,他们的出丑,并不只在于他们不识某篇诗文、不分篆隶书体,而更在于他们的轻慢无礼——是啊,如此重要的场合,送如此礼物给如此贵宾,作为一校之长竟然不提前过目。待事若斯,真是令人一时无言!试想,这不是“有知识、无文化”,又是什么?

智力如此优秀的一群青年,当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书生意气,竟被无厘头的“大话”及“芙蓉姐姐”式的呓语所替代,真是情何以堪何以竟此﹖或许,这源自这些名校本身长期养尊处优形成的体制僵硬、教育呆板?或许,这更与转型期社会文化的整体困惑有关﹖抑或,二者兼而有之甚至更多?总之,这是一个有待深入研究的问题。然而无论原因有多少,其中透露出的大学精神的退化,都已令人在叹息之余,更生忧虑。

(摘自《杂文月刊》

 

正龙按:大家先看看,不必发表评论,以后我会陆续发表文章进行回答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