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龙的博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王正龙,没有也不愿意加入或归属任何派别,没有任何职称和头衔儿,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希望成为一个在传统文化和传统中医方面有所贡献的一个学者,愿意不断深入地学习、分析和探讨,不愿意讨论、辩论和争论,愿意参观和交游,不愿意参加任何研讨活动,仅此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学习生活  

2009-05-03 19:58: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龙

我从小就很喜欢读书,凡事都爱问个为什么。由于大人们工作都很忙,没功夫经常回答我的问题,于是就自己多看书,自己从书中去寻找答案。就这样,书越看越多,问题也就越来越多,于是书也就看杂了,学习成绩在全班总是处于中下游,为此不知挨了父亲多少打骂,但禀性不改。

高中毕业后,就走上了工作岗位,依然喜爱读书,并把知识与工作相结合,基本上没有什么事情能够把我难住,对科技开始有些厌倦了。因为科技知识看得多了,觉得现代科学没有太多稀奇的东西,每一种“新”科技的诞生,无非都是一些旧科技的搭配和堆砌而已,而且,就是中学所学习的那么几大类,几乎人人都能学得会,就看你用心不用心了,进而开始思考“人生的意义”。

于是,又在社会上拜师学艺,又重新看书、学习和实践。爱好就由科技知识转入哲学思想领域,以探求人生的真理。

一次看了一本李宗吾写的《厚黑学》,受到很大启发。书中说依照圣人的教导去做,结果在社会上总是吃亏或碰壁,而在社会上能够得权得势的人,他们所遵循的只有两点,一个是“脸皮厚”,一个是“心肠黑”,书中所举的例子就是三国时期的刘备和曹操。但是,《三国演义》开篇说得很清楚:“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看过中国历史,参观过中国历史文化古迹,结合自己所走过的人生道路,再看这首诗所表述的意义,是千真万确的。所以,“厚黑”的道路我是不能走的。于是,转回头来再看人生的意义,发现代表中国文化的佛、道、儒三教所展示的“世界”是十分诱人的,而且,是丰富多采、博大精深的,是绝对的真理。

古人常把三教经典的数量比喻为“汗牛充栋”,众多的信士、学者,没有几人能够“深入经藏”,也就更谈不上“智慧如海”了。我在十多年里看了不少经典,不敢说“深入经藏”,却得了几位明师的教诲,经过自己的对经典的切身体会,发现三教圣人的方法“实在”、理论“容易”,归纳起来无非就是“恬淡虚无”四个字而已,用现代话来说就是“去掉欲望和平息思虑”,但实践起来却比登天还难。

唐代著名大诗人白居易为了寻求人生的真理,并寻求无上大道,专门前去拜见隐居山林的鸟巢禅师。禅师见他态度十分恳切,便告诉他学佛入道的法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白居易听了大失所望,说:“这些话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鸟巢禅师回答:“八十老翁行不得。”

这个故事说明三教的理论是“容易”的,但实践的内容和结果是“实在”的,要想实实在在地做到,却是非常非常不容易的。

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可以称为儒家思想的代表人物,他的《诫子书》充分表达了儒家思想的修养方法,后人的有关修身养性的论述没有超出这个范围的。原文如下: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无以广才,非静无以成学。韬慢则不能研精,险躁则不能理性。年与时驰,志与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

文中“淡泊、俭”分明就是针对人的欲望而言,“宁静、静”分明就是针对人的妄想思维而言,“韬慢、险躁”是欲望和妄想的综合产物。

其中,“淡泊欲望”的方法就是一个“”字。因为“”是与生俱来的,对于自身的元气来说,天生就具备“藏而不泄”的功能,倘若纵容自己的欲望,毫无节制地发泄,就会导致疾病缠身或夭亡。又因为“节俭”在每天日常生活中都能用到,不必到课堂上去专门学习,只在衣、食、住、行方面用功夫,欲望逐渐减少,人的胸怀就会日益广大,心胸广大才能博采众长,才能待人宽厚。

”是指为人民服务的愿望,是一种宽广的胸怀,而希望当官发财是自私自利的欲望,是一种狭隘的小心眼,不是“”。

而“宁静身心”的方法就是一个“”字。在每时每刻都能用到,也不用到课堂上去专门学习;其方法更为简单,就是不去刻意地分析外界的事物,而是谨慎地观察身心内部的细微变化,不可使这种变化妄动,更不可随之妄动,天长日久,就能控制和改变自己的性情和毛病,才能使人的聪明才智充分发挥出来,才能高瞻远瞩,才能驾御科技,服务于社会。

“淡泊欲望”可以帮助“宁静身心”,“身心宁静”又可以促进“欲望淡泊”,两者相辅相成,以不同的方法来解决“韬慢、险躁”这个共同的毛病。

韬慢”就是骄傲自满、自以为是,主观意识太强烈,所以学问不能精研;“险躁”就是为了满足个人私欲去铤而走险,心存侥幸。其实,关键就是解决人的一个“贪”字。贪欲不能控制,自己的才学必定不会精道,等到中年以后,恶习已经形成,欲望不能自制,想做什么也都力不从心了。

我国著名近代高僧弘一大师曾说过:

我认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生活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一个三层楼。懒得(或无力)走楼梯的,就住在第一层,即把物质生活弄得很好,锦衣玉石,尊荣高贵,孝子贤孙,这样就满足了。这也是一种人生观。抱这样人生观的人,在世界上占大多数。

其次,高兴(或有力)走楼梯的,就爬上二层楼去玩玩,或者久居里头,这就是专心学术文艺的人。他们把全力贡献于学问的研究,把全心寄托于文艺的创作与欣赏。这样的人,在世间也很多,即“知识分子”、“学者”、“艺术家”。

还有一种人,人生欲很强,脚力很大,对二层楼还不满足,就再走楼梯,爬上三层楼去。这就是宗教徒了。他们做人认真,满足了“物质欲”还不够,满足了“精神欲”还不够,必须研究人生的究竟。他们认为财产、子孙都是身外之物,学术文艺都是虚幻的存在。他们不肯作本能的奴隶,必须追求灵魂的来源,宇宙的根本,这才能满足他们的人生欲”。

弘一大师的弟子丰子恺说:

弘一大师的人生欲非常之强;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他早年对母尽孝,对妻子尽爱,安住在第一层中,中年专心研究艺术,发挥多方面的天才,便是迁居在二层楼了。强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于是爬上三层楼上,做和尚,修净土,研戒律。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的

这就是“物质、精神、灵魂”三层楼说。如果真正解决了灵魂问题的人,就能真正解决第二层、第一层楼梯的问题(绝大多数不明教理的宗教徒除外)。中国文化就是包容了三层楼梯的文化,并是以第三层楼(道德修养)为主的文化,且有无数先人用自己的亲身努力实践证明了这三层楼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148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