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龙的博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王正龙,没有也不愿意加入或归属任何派别,没有任何职称和头衔儿,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希望成为一个在传统文化和传统中医方面有所贡献的一个学者,愿意不断深入地学习、分析和探讨,不愿意讨论、辩论和争论,愿意参观和交游,不愿意参加任何研讨活动,仅此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侍坐”说  

2009-06-26 18:5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龙讲述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陪孔子坐着。孔子说:“因为我比你们年纪大一点,你们不要因为我(年纪大一点就不说了)。你们平时总在说:‘没有人知道我呀!’如果有人知道你们,那么你们打算怎么办呢?”

子路不加思索地回答说:“一个拥有一千辆兵车的国家,夹在大国之间,常受外国军队的侵犯,加上内部又有饥荒,如果让我去治理,等到三年的功夫,我就可以使人人勇敢善战,而且还懂得做人的道理。”孔子听了,微微一笑。

孔子又问:“冉求,你怎么样?”

冉求回答说:“一个纵横六七十里、或者五六十里的国家,如果让我去治理,等到三年,就可以使老百姓富足起来。至于修明礼乐,那就只得另请高明了。”

孔子又问:“公西赤,你怎么样?”

公西赤回答说:“我不敢说能够做到,只是愿意学习。在宗庙祭祀的事务中,或者在诸侯会盟,朝见天子时,我愿意穿着礼服,戴着礼帽,做一个小小的赞礼人。”

孔子又问:“曾点,你怎么样?”这时曾点弹瑟的声音逐渐稀疏了,接着铿的一声,放下瑟直起身子回答说:“我和他们三位的才能不一样呀!”孔子说:“那有什么关系呢?不过是各自谈谈自己的志向罢了。”曾点说:“暮春时节,春天的衣服已经穿上了。我和五六位成年人,六七个青少年,到沂河里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一路唱着歌儿回来。”孔子长叹一声说:“我是赞成曾点的想法呀!

孔子为什么与曾皙的志向相同呢?因为他一生奔波努力的就是希望能建立一个仁爱知礼的社会,人人生活在其中都能享受生活最本真的快乐,比如暮春的时候,可以自由自在的享受春光,无所忧惧的生活。如果能够实现这样的理想,那么怎么还会去选择治理国家呢?

可是假如不去努力推行自己的政见,是否能实现这个理想呢?

我想起了另外一个故事。一个旅游者来到河边,看到一位渔夫正悠闲的躺在船上打盹。旅游者和渔夫攀谈上后就劝导他:“你看,你为什么要把光阴浪费在打盹上呢?假如你每天多去打一船鱼,就可以多挣些钱,积攒起来,就能买一艘更大的船,捕更多的鱼,然后挣更多的钱,之后你就可以开一家渔业公司,雇很多的人来替你工作了。”“那么到时候我做什么呢?”渔夫问。“到时候你就可以悠闲的躺在船上享受这美好的阳光了啊!”旅游者激动的说,仿佛已经看见了幸福的未来。“可是我现在不是已经这样做了吗?”渔夫淡淡的回答。

看来理想又不一定是那种需要不懈的努力才能实现的。

孔子努力的推行自己的政治见解,而不去选一方水土隐居,自己过他理想的日子,究竟为什么呢?是不是因为渔夫的心中只有自己,而孔子胸怀天下呢?

孔子的私欲与渔夫一样淡薄,而他的济世的欲望却很大,让他甘心劳苦。可见欲望并不是坏事,区别在于是以个人还是他人为出发点,是以达到私欲还是公利为目的,是围绕事理还是私情思考问题。

 

人生下来,本身不就是奇迹,就具有价值了吗?真的要去追求什么社会价值吗?欲望开启之后,反而身心痛苦。现代文明认为没有开化的巴马乡村,人们反而长寿愉快,可是似乎又在人类事业上“无所作为”。是否这样的“无所作为”才是人生的真谛呢? 假如人之为人的最高理想是超脱生死轮回,那么巴马地区的享受幸福人生的人是否就是六道中的“天人”,因为没有痛苦所以不会去修道呢?

人性是一样的,生理、心理结构相似,那么是否人一定要遵循某种唯一的道路才能达到幸福呢?而不那样走,就不会幸福呢?这样的道路又是什么样的呢?

我真切的感到假如不为自己爱的人,某种伟大的事业去付出,人生是那样的空虚,生命力是那样的微弱。是否只有忘“我”才是唯一的出路呢?人的个性又千差万别,难道每个没有实现自我的人都是不幸的吗?

小丑在众人面前开心,而回家却不愉快。假如他认为自我价值就是逗别人开心,那么白天他实现了自我价值,晚上还会不快乐吗?究竟是什么让他将自我与工作割裂开,是工作不适合他?还是他的思维方法?还是他没有更加投入?还是他没有给自己的工作赋予更神圣的意义?

“实现自我”是西方心理学的术语,那么在东方文化中,是如何看待人的自我实现呢?是否就是儒家所谓的“君子”呢?

西方的心理学是否可以等同于佛道所言的心性?我的看法是心理学的角度是指导一个人如何实现人的不同等级的欲望,成为健康的人,而修行是指导人去“超人”。然而看起来,心理学研究认为人的自我实现的最高层次似乎就是一种“超人”的境界。

那么,从佛、道、儒和中医的角度,是如何看待种种心理问题的,又是如何解决的呢?中国传统中一直没有所谓心理学,我们古人的身心健康又是如何保持的呢?西方的心理疗法是否就是帮助人改变行为和思维方式?那么持戒、守规矩,学习佛、道、儒并实践不是更高明吗?另外,心理治疗中比较成功的方法森田疗法,就是脱胎于静功。陈樱宁先生也曾撰文《神经衰弱静功疗法》,“静”是可以治疗身心疾病的。

森田让人“顺其自然、为所当为”,认为 “人对死亡的恐惧”是客观存在的,种种情绪反应也是正常的,是要接纳和顺应的,人要不管这些情绪的影响,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行为才是生活是否充实的标准。当人通过实践摆脱了对死亡、对个人身体和情绪的过分关注之后,其实还是会面临死亡的问题,那么此时是否只有东方的修行文化才能解决了?看起来西方的心理学像小学生,而森田疗法像读过大学读物,又浅尝辄止的中学生,而修行文化才是大学。

                                                                               学生整理

                                                                                061124

 

 

  评论这张
 
阅读(76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