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龙的博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王正龙,没有也不愿意加入或归属任何派别,没有任何职称和头衔儿,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希望成为一个在传统文化和传统中医方面有所贡献的一个学者,愿意不断深入地学习、分析和探讨,不愿意讨论、辩论和争论,愿意参观和交游,不愿意参加任何研讨活动,仅此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父亲的病》——鲁迅  

2009-08-24 09:3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鲁迅

大约十多年前罢,S城中盛传过一个名医的故事。我曾经和这名医周旋过两整年,他隔日一回,来诊我父亲的病。他用药与众不同,就是“药引”的难得,先买药,再寻药引。生姜两片,竹叶十片去尖,他是不用了,起码是芦根,须到河边去掘,一到经霜三年的甘蔗,便至少也得搜寻两三天。

这样有两年,父亲的水肿逐日利害,将要不能起床,他有一天来诊,极其诚肯的说:——“我所有的学问,都用尽了。有一位陈莲河先生,本领比我高,我荐他来看一看,我可以写一封信。病是不要紧的,不过经他的手,可以格外好的快”。父亲的和大家说,自己的病大概没有希望了,医生看了两年,毫无效验,脸又太熟了,未免有些难以为情,荐一个生手自代,和自己完全脱离了干系。陈莲河的诊金也是一元四角,用药也不同,最平常的是“蟋蟀一对”,傍注小字:“要原配,即本在一窝中者”,似乎昆虫也要讲贞节,续弦或再蘸,连做药资格也丧失了。还有“平地木”十枝,可谁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问药店,问乡下人,问卖草药的,问老人,问读书人,问木匠,都只是摇摇头,临末才记起了那远房的叔祖,爱种一点花木的老人,跑去一问,他果然知道,是生在山中树下的一种小树。药引寻到了,还有一种特别的丸药:败鼓皮丸,是用打破的旧鼓皮做成的。水肿一名鼓胀,一用打破的鼓皮自然就能克伏他。

  评论这张
 
阅读(12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