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正龙的博客

子绝四:毋意,毋必,毋固,毋我。

 
 
 

日志

 
 
关于我

我是王正龙,没有也不愿意加入或归属任何派别,没有任何职称和头衔儿,我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公民,希望成为一个在传统文化和传统中医方面有所贡献的一个学者,愿意不断深入地学习、分析和探讨,不愿意讨论、辩论和争论,愿意参观和交游,不愿意参加任何研讨活动,仅此而已。

网易考拉推荐

对《侍坐》的再诠释  

2009-08-27 00:17: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要自欺欺人与去除心理矛盾。
       
要想辨别善知识,需要先自己知道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正知正见,什么合乎佛法才行;要想知道谁所言所行“合乎”佛法,要先知道什么是佛法才成。梁漱溟先生在谈到如何建立思想系统时说,第一步就是要先有主见,哪怕浅薄也要有,有了主见才能发现别人和自己看问题的不同,之后读书才有用,学习后才能知道自己的不足而不断进步。
       
我和一些居士的接触中了解到,很多人在皈依前基本不知道佛教讲的是什么,稀里糊涂的就皈依了,有些纯粹是被忽悠的,然后又拿一些听来的只言片语、不着边际的话去忽悠别人,告诉别人信佛能得多大的利益,自己有多受益云云。去年我去见学诚法师,法师让我跟一位居士学习,那位居士给我讲了一些因果报应神神鬼鬼的故事,诸如点香的香烟是给天神吃的一类。我的内心自然是充满矛盾的。他的那些话我无法理解,而却找不到不相信的理由,内心冲突很厉害,因此精神为之痛苦。我问那位居士:您为什么要学佛呢?居士告诉我,他学佛是为了“为往圣继绝学”,我当时很惭愧,因为自己只想到解决自己的困惑,却没想什么继不继绝学的。可随着和这位居士的谈话深入,我越来越糊涂,他连“往圣”说的是什么都没法跟我讲清楚,继哪门子“绝学”呢?我看他和我一样也是一脑子浆糊,只是自欺欺人的功夫比我强。

        人要是自己欺骗自己,什么问题都会搞得更麻烦。有位朋友来请我们把脉,闭经5个月,身上体臭味很大,说话总打嗝,谈话间有些可乐的话她笑得声音很大,很夸张,不笑时目光呆滞;脉迟涩;自诉没有食冷、受寒。很明显的是,她在我们面前尽力在维持她一贯塑造的一种快乐的形象。我们问她是不是有什么郁闷、压抑的事情,她说她一向看得很开,心情一直很好。她这样一说,我们也不能再问下去。只希望她没有把真正的问题压抑得更深。愉悦的形象的确很让人喜欢,在她的圈子和年龄层里,可以说愉悦的形象几乎就代表着一个很智慧的形象。但是是先有的智慧,还是先有的愉悦呢?那些古往今来的圣贤都被定格在一个祥和自在的面容上,可在这面容形成之前呢?难道我们装出来和有智慧的人一样很愉悦的样子,我们就有了他们的智慧吗?

     在我非常痛苦的那段时间里,我最害怕别人察觉到我的痛苦。一个人有那么多的惶惑、迷茫、矛盾、陋习,多么难堪。结果我自己生生的在本有的痛苦上又增加了一重伪装的痛苦。然而幸好我本就是一个真诚的人,很快我就对这种伪装厌恶透了,当再有人问起我近况时,我就很老实的说:心绪杂乱还没清静,很多烦恼尚未解脱。也有人问说你是不是有些忧郁啊,若是以前我肯定会很厌烦这样的关心,现在我就说:“不止是忧郁啊,还有些焦虑,听过一首歌吗:‘你剪去长发,变得不爱说话’,唱的就是我啊。”我说完会引来一阵善意的笑声,我自己的心情也随之很轻松。

        一位朋友面瘫来找我,她从小自卑,思虑过度,脾胃极弱。虽然已经成家立业,但自卑仍然让她特别在乎别人的看法,整天生活在别人的目光中。这次面瘫就是因为要换新工作,心理压力过大造成的。这个样子她简直不知该如何去上班,去面对同事。我和她聊了两个小时,把我自卑的经历对她讲后,她才明白像她这样有一个比自己某方面强的哥哥姐姐而从小自卑的人不是她一个,我们不会拿自己的强项和他们的比,而总会拿自己的弱势和别人去比,这样其实是极幼稚的。她释然。最后我告诉她,脸歪了就歪了吧,又不是永远都歪,试一试主动去自嘲自己,看看是否别人真的像你想象的那样很在乎你的脸。我说其实你左边的牙很漂亮,要不是脸歪了,平时一笑还看不到呢!她被我逗得脸更歪了,哈哈。几天后她打电话给我,说很感谢我,她感觉自己已经开始新生活了。

     我帮助她做了什么事呢?接纳现实,去除心理矛盾。

     我的体会是人的大部分痛苦都来自心理矛盾。有些西方心理学家认为人生就是一次充满焦虑与不安的旅程,而最根本的焦虑与不安就来自客观存在与主观意愿之间的矛盾冲突。

     人也是自然之子,像自然界中的其他生灵一样。试问一株小草是否能了解整个森林的宽广呢?试问一条小鱼是否能理解整个海洋的辽阔呢?福楼拜也问过:一根布丝是否能理解整匹布呢?那么作为一株小草、一条小鱼、一根布丝的人,是否就可以理解整个宇宙呢?

     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知道自己无知,承认自己无知,不也是一种“知”吗?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主观意愿不再试图理解无法理解的客观存在,或者说主观意愿接纳了目前还有很多事情无法理解的客观现实,心理的内部冲突与矛盾解决了,焦虑不安就缓解了。

      然而谁会每天为人的终极问题烦恼呢?假如一位母亲的宝贝儿子忽然发高烧,母亲还会去思考人生的狗屁意义吗?她会心急如焚、想方设法让孩子好起来。这时儿子的病才是她焦虑不安的原因。希望儿子健康活泼的主观愿望和孩子生病的客观现实发生矛盾,内心有冲突所以有痛苦。

       人生是否就是一对对矛盾组成的呢?而我们面对不同的境遇,有能力去除心理矛盾是否就是智慧呢?我会继续学习和尝试。

       再:那么是不是说所有的现实都要接纳呢?应不该是这样,但是我还没经验,后面的还没考虑到。

     再再:人是不是真的不能理解整个宇宙的奥秘呢?那个布丝的比喻毕竟是西方人的比喻,是不是小知小见呢?有没有更大的智慧呢?陈撄宁先生在谈到一位日本哲学家被人的终极问题困扰不已,最后自杀时说:“可惜他是个钝根,穷思极想,终不能解决,只有自杀一途。世俗眼光看来,必然笑他愚笨得很,然而我要赞美他是一位有志之士。因为毕生未曾遇见大善知识,所以弄得他没办法,假使当代有第二个达摩,哪怕他不要学神光之断臂?”

       可见是有不需“穷思极想”而得“解决”的办法,那究竟是什么呢?

——录自《思彤笔记》

(思彤是我的一个老学生)

 

 

 

  评论这张
 
阅读(8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